手机、互联网“死亡名单”:HTC、天涯、O2O

翻看20年的报纸,细数那些“时代的眼泪”,手机厂商诺基亚、HTC,社交网站天涯社区、人人网,商业模式众筹、O2O、新零售……或倒下,或渐行渐远,扼腕叹息之余,我们也看到了科技的列车仍一路向前。


用商业世界的视角来看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优胜劣汰。但直到如今,还有人会买一部诺基亚当备用机,或者为天涯重启加油,多少是情怀使然。当我们怀念“诺基亚们”时,我们放不下的是“时代的眼泪”。


一、手机的“眼泪”:HTC的开端与“败局”


有多少80后、90后的第一部智能手机是HTC?跟诺基亚一样,HTC也曾是手机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当年放眼望去,HTC成为很多人的中端智能手机首选,彼时国产智能手机还有待成熟。2015年是HTC“败局”的开端。谁也不愿意一家老牌手机厂商就这样陷入“大败局”中。


1. 四年追踪HTC两大工厂


2015年大裁员,2017年部分“卖身”谷歌,出售上海工厂,2018年转型VR领域,却陷入销量泥潭。连续4年,《IT时报》记者都在追踪HTC的走向。


2015年6月,《IT时报》记者独家采访到HTC位于中国台湾的工厂员工,当时工厂已经没活可干,开始轮流放无薪假,两班制改三班制,以降低员工加班工资的方式“逼”走派遣制员工。


两个月后,HTC打算变卖上海工厂的消息传开,明确全球裁员15%,涉及2000多名员工。


《IT时报》记者曾来到位于康桥的上海HTC工厂一探究竟。鼎盛时期,HTC上海工厂有三四千人,而记者发现,这家工厂已经停工一个多月,五六百名员工即将离职。与此同时,离HTC上海工厂不远的苹果代工厂昌硕,直接将招工车开到了HTC门口,不断游说HTC员工:“我们昌硕的工资比HTC至少高1000元,拎上行李就可以跟我们过去,不用面试直接进厂。”


9月,《IT时报》记者追踪到,HTC中国台湾工厂明确裁员600人,研发部门也在被裁员之列。最终在2017年3月,HTC出售上海手机制造工厂。2017年9月,另一只靴子落地。王雪红以11亿美元将Pixel手机设计研发团队卖给谷歌。


2018年,当《IT时报》记者再次探访HTC上海工厂时,研发员工基本已经搬离,而售后维修部门已经开始“混日子”,消极怠工、缩减环节、偷工减料。


彼时,手机业务陷入困境,“叫好却不叫座”的VR产品未能推动HTC重回巅峰。


2. 开局即巅峰多少人还记得多普达


拥有一部多普达手机,曾是多少商务人士的梦想,其实多普达是成立于1997年的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HTC)曲线进入大陆市场的智能手机子品牌,当年动辄便卖5000至8000元。这时,乔布斯才刚刚回归苹果,计划东山再起。


然而,HTC最终放弃了多普达。2011年,因为苹果的专利诉讼,HTC在欧美市场江河日下,不得不把目光瞄向不怎么重视的大陆市场。2012年,小米刚刚崛起,“中华酷联”依靠运营商体系在国内分立四方,HTC已错过了最好的时光。


很多人把HTC称为“一个女人背后的王国”,董事长是王雪红,中国台湾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的女儿。

HTC跟很多中国台湾科技品牌的路径类似,从ODM到品牌化。如日中天的微软发布了Pocket PC Phone Edition操作系统之时,竟然选择HTC作为第一家搭载该操作系统的厂商。


开局即巅峰,HTC智能手机先后被英国运营商O2、法国运营商Orange、美国运营商T-Mobile等采购。此后更是一骑绝尘,HTC完成了多次业界第一的创新,比如首款全键盘智能手机、全球体积最小的智能手机,第一款音乐智能手机,以及全球体积最小的平板手机。


2006年,HTC大踏步进入3G时代。相信很多80后仍记得2007年面市的HTC Touch,首次搭载HTC TouchFLO界面,单手操作成为可能,5000元以上的售价,成为不少人心中的梦。


融合了多媒体、社交等功能的Hero手机在2009年上市,是HTC智能手机中的销冠,全球首款安卓平台的4G手机EVO 4G是在2010年推出,可惜之后几年HTC再无现象级新品手机,高端市场受到三星、苹果的狙击,中端市场受到国产手机厂商的影响,市场销量开始走下坡路,也注定了HTC在智能手机领域的遗憾收场。


二、社交网站的“眼泪”:互联网“死亡名单”


“天涯早就不是曾经的天涯了”“知乎崛起后还有几个人上天涯”“都是婆媳故事家长里短”……2015年谋求转让消息传出时,已经没有多少人留恋天涯,这个BBS时代的句点。


2017年,大批互联网公司上了“死亡名单”:搜狐社区、腾讯短视频分享社区微视、网易一元夺宝、百度医生……细数那些消失的网站,你最留恋的是哪个?


1. 天涯倒在2023年


2023年,人们惊讶地发现,原来天涯还活着,只不过已经拖欠多时运营商的机房费用。今天钟薛高创始人林盛直播带货还债的剧本,天涯也演过。“天涯没死,只是全身瘫痪。”前天涯社区执行总编、天涯的第一个员工宋铮发起了“七天七夜,重启天涯”直播义卖,筹集300万元资金支付机房费用。


互联网初代网红、自媒体人都出自天涯,天涯有文学、新闻、论坛、社区,从中折射出阅文、今日头条、小红书、微博的影子。天涯孕育出了《明朝那些事儿》《鬼吹灯》等爆款神作,但并没有参与到商业化的任何环节中,这也为天涯的落幕埋下伏笔。


2. 人人网卖了,青春散场了


2018年11月14日清晨,很多人还沉浸在昨晚的梦境中,梦到了上大学时和舍友一起上课,一起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光,还未来得及感叹青春正好,便被闹钟吵醒,睡眼惺忪地打开手机一看,第一条推送的新闻便是:人人网卖了,2000万美元。


很多人第一时间尝试登录自己的人人网账号,想要把高中、大学时光一键保存下来,却发现已经忘了账号密码。


2010年,人人网注册用户达到了8000万,而那时微信才刚刚起步。2018年,人人网月独立登录用户约3100万,而微信月活已超10亿。


2005年12月至2018年11月,人人网走过13个年头,是很多人的青春手册。里面藏着你崇拜的学校大神、你暗恋的女神,以及全国各地同名同姓的朋友。


人人网被卖了,多少人的青春也散场了。


三、商业模式的“眼泪”:褪色的创业概念


众筹、O2O、共享,这些商业模式曾是创业者用来讲故事的关键词,似乎只要搭上这些时兴的概念,就能轻松从投资人口袋里拿到钱。


2017年春节前后,共享单车开始在全国各地迅速发展,来自ofo、bluegogo、HelloBike、酷骑等共享单车的订单如同雪花一般地海量飞向中国自行车第一镇——天津王庆坨镇,但到了9月,《IT时报》记者在这里看到了一片萧条的景象,随之而来的是全国各地的共享单车“坟场”。


1. 中国式众筹


2014年最火的概念是众筹。


一个众筹肉夹馍小店,开张不到一年时间,几个合伙人便纷纷反目,一群众筹者也要求退股。一个国内团队的手游,在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募资8万多美金,但项目进度一拖再拖,近一年时间仍然没有成果,引来海外众筹者骂声一片。


前者是互联网餐饮西少爷肉夹馍,后者是独立游戏《水晶战争》,它们都是以众筹形式轰轰烈烈发起,但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。而这些项目依托的众筹平台,在国内也逐渐偏离了方向,开始玩起了抽奖、预售、团购等概念,从几块钱的零食到几百万的房子,都可以众筹。


褪去极客、创客的明星光环后,人性、诚信、投资种种因素混合到一起,造就了光怪陆离的中国式众筹故事。


2. O2O寒冬


2015年是O2O的分水岭,上半年还在拼谁的补贴更高,下半年却开始拼谁的裁员速度更快。


不花现金就能生活两个月,《IT时报》记者曾在O2O最火的2015年体验了一把,做饭用预制菜O2O,搬家花10元在P2P平台租车,还有上门美甲、美容、按摩、足疗等。150多元的美甲产品,最高补贴100元。启动一个城市,就要烧掉1500万元。嘟嘟美甲、阿姨帮、功夫熊等O2O平台传出裁员消息,究其根本是,资本不愿意再烧钱换市场。


2016年8月,生鲜O2O老牌玩家美味七七宣告破产,天天果园陆续关闭线下门店,本来生活旗下O2O项目“本来便利”业务终止。半成品净菜电商“青年菜君”,曾经的明星创业企业遭遇投资方临时跳票,发不出工资只能遣散部分员工,面临资产清算或分拆。网约车和外卖行业打得最凶,也活得越久。历尽千帆,滴滴、饿了么、美团,或拼到了头部,或拥抱巨头。